696754868296963472_03.png

青铜器铭文历史浅述

发表时间:2020-09-14 10:57

  自商代晚期始,青铜器上开始出现铭文。这些器铭,一般皆与青铜器同时铸成。其书体初步成型,带有明显甲骨文的意味,直线较多,而圆弧、转折较少,显得方正规整。
  

3.png


  青铜器铭文历史浅述
  
  铭文字数不多,十几字、几十字的居多。但在文字、书法史上,却是一件开天辟地的大事情,大篆文字从此定型、规范,书法已具审美意象。
  
  到了西周时期,承商嬗变、冲突、交融,铭文逐步发展起来,结体、风格多样化,或典雅,或雄浑,或拙朴,或野逸,铭文字数也多了起来,出现了鼎铭、盘铭、簋铭等重器,动辄一百字至几百字不等。
  
  至西周中叶,青铜器铭文大篆趋于完备。一方面文字结构逐渐固定和统一,一方面在整体章法上追求均匀整齐。笔划少与笔画多的字有了大小之别,使经纬排列整齐的格局中产生了错落跳动的气韵。
  
  西周晚期,大篆完全成熟,出现了国宝级的书法铭文。周孝王时的《大克鼎铭》,二百九十字。全篇文字洒洒脱脱,洋洋大观,无论是文字的结构、字形的处理,全局的安排,书写与铸造效果上都十分精美。
  
  西周末期,《颂壶铭》、《虢季子白盤铭》,特别是《毛公鼎铭》的横空出世,铭文艺术达到了高潮。
  
  到了春秋战国,群雄纷起,列国鼎铭丰富多采,各呈异态,进入了百花齐放的时代,更加重视文字的美观与装饰性,但有份量的铭文重器已多不见。


  至秦统一后,进入了青铜鼎文的收尾阶段,大篆逐步为小篆所代替,锲刻类书法逐渐由铜器向石刻转移了。
  

2.png


  青铜铭文的历史意义
  
  商周两代青铜器的发展非常繁荣,甚至达到后世都难以企及的高度,所以后世常常将青铜器作为商周两代的标志性物件,而青铜铭文更是成了商周时代具有代表性的文字,那么这些铭文在商周又有什么样的作用和意义呢?
  
  (一)祭祀祖先时的意义
  
  所谓“国之大事,在祀与戎”(《左传·成公十三年》),可看出在商周时期祭祀是与战争同等重要的一件“大事”,都是可以起到维护国家稳定的作用。那么为什么祭祀有如此重要的作用呢?
  
  原来商周时期的人们非常重视祖先神灵的祭祀,甚至商朝的人还觉得祖先是神灵,可以传递自己的愿望给上帝,周朝虽然跟商朝祭祀的方式不太一样,但是也仍然有着祖先崇拜的信仰,祭祀祖先神灵在周朝的社会生活中也是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。
  
  而之所以商周时期会将祖先神灵化,如此重视祭祀祖先,主要还是当时的生产条件落后,商周时期的人们对于外界的认识还是局限于图腾崇拜和神灵信仰,天帝的观念依然存在于很多人的心中,商周人们祭祀祖先无非就是希望祈福避祸。
  
  而在日常生活中,就算生产水平提高了,人们的实力提高了,商周人们还是习惯于归结于祖先神灵的功劳,所以祖宗神灵一直在商周人民面前保留着神圣庄严的地位。
  
  而在商周频繁的祭祀活动中,青铜器就成了必备的祭祀礼器,而青铜器上面刻的铭文又与当时的宗教信仰有着某种神秘的联系,可以说,铭文也同样是为宗教祭祀服务的,像司母戊鼎刻有铭文“后母戊”,表明青铜器所属的身份。
  
  而到了周朝,铭文字数一再增加,不仅记录了宗族身份,还记录了祖先的官职功劳等,如《礼记·祭统》所说“自名以称扬其先祖之美而明著之后世 ”。
  
  从这里也可以看出青铜铭文在祭祀祖先中的意义与作用了,这些铭文在祭祀中起到了家族身份认同的作用,从而能让祖先庇护自己的子孙。


  而那些记有功绩的铭文,更是提高了家族被社会认可的程度,增加了家族内部的自豪感和凝聚力,又维护了他们世家尊崇的地位,还可以靠着祖先留下的恩泽来取得特权。
  
  而到了西周中期,甚至有了“子子孙孙永宝用 ”的铭文,如《墨子·鲁问》所说“以为铭于钟鼎,传遗后世子孙 ”。这些铭文的意义就更加神圣化了,成了可以跨时空交流的媒介,这时的铭文有两个作用。
  
  一是寄托了铸青铜器之人的愿望,他们希望自己的宗族能够永保于世,将这个青铜器永远遗传下去,自己以后也能在子孙后代的祭祀中享用到这个青铜礼器;


  二是希望子孙后代能将此青铜器视作珍宝,希望能够通过铭文给于他们一定的余荫,也希望能够以此凝聚家族内部的人心。
  
  (二)接受天子赏赐时的意义
  
  商周时期,天子也经常会赏赐青铜器给有功之臣,而有功之臣得到之后会在上面刻上铭文来表明青铜器的来源。
  
  小臣缶方鼎铭文记载:王易小臣缶湡责五年,缶用乍享太子乙家祀尊。父乙。(《殷周金文集成》王进锋《殷商史》引)
  
  大概意思是:商王赏赐小臣缶湡地五年的积贮,小臣缶制作了用来祭祀父亲太子乙的尊。
  
  又有:
  
  井侯簋铭文记载:井侯服,易臣三品。(杨宽《西周史》引)
  
  这是周天子赏赐给井侯奴隶的记载。
  
  除此,还有小臣系卣、戍嗣子鼎等青铜器,都是天子赏赐给有功之臣的,而天子为什么要赏赐给这些大臣青铜器呢,在当时有什么样的意义呢?
  
  原来那时自从青铜器成为了贵族的标志,甚至有了“器以藏礼”之说,按照青铜器来区分贵族大臣的身份等级,所以处在权力上层的天子就占有了青铜器的绝大数所有权,而那些大臣得到青铜器的主要来源则是受到天子的赏赐。
  
  由此可以看出,天子赏赐臣下青铜器是莫大的荣耀,这时的青铜器不仅仅是财产这么简单,更是有着神圣的代表,代表着天子认同了臣下的功劳,赐予臣下更高的社会地位和宗族身份。
  
  而这些臣下受到赐封后,在铸造的青铜器上面刻上功绩赏赐的铭文,又有什么进一步的意义与作用呢?这时的铭文有三个意义:
  
  一是天子赐封是非常隆重的典礼,也是至高的荣耀,受封者想通过铭文记录下这个神圣的一刻,并大大地提高自身的自重感,满足弗洛伊德所说的“成为伟人之欲”,希望能够通过铭文让社会认可他,崇拜他,乃至认可他整个家族。
  
  二是由于得到天子的赏赐,家族宗庙又多了一件祭祀的青铜礼器,所以通过记录这些铭文,在祭祀祖先的时候昭告祖先。


  像上面说的“小臣缶方鼎”和开头说的“利簋”就都是属于这种情况,他们相信通过青铜器能够跟祖先的神灵沟通,感谢祖先对家族的保佑,并希望祖先在以后能继续保佑家族繁荣昌盛。
  

1.png


  三是通过记录下这些战绩,成为家族身份的一种标识,希望这些福泽能流传到子孙后代,也让子孙后代记住天子的赏赐,要更加尽心报效天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