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6754868296963472_03.png

夏朝青铜器的时代意义以及鉴定特点

发表时间:2020-08-03 09:59

  中国青铜器时代开始于夏代晚期的二里头文化,出土于河南偃师二里头遗址第三期,遗址与墓葬的出土物除有陶、玉、石、骨、蚌器外,更重要的是还发现了不少的青铜制品,是我国进入青铜时代的开始。

3.png

  以14C测定出土的标本为依据,二里头文化期约为公元前1900~前1600年,属于夏代历史的范围。
  
  夏朝青铜器的时代意义
  
  河南西部地区属夏代晚期遗址,经过发掘的地点还有郑州洛达庙和上街、陕县七里铺、洛阳东干沟、临汝煤山、淅川下王岗等地。山西夏县的东下冯遗址曾作过发掘。
  
  河南的新郑望京楼和商丘地区,也有个别发现。在河南偃师二里头文化遗址和山西夏县东下冯二里头文化遗址中,发现的青铜器不仅有工具、武器、装饰品,而且还有乐器和容器。
  
  考古工作者曾在偃师二里头和洛阳东干沟遗址中发掘出炼渣、炼铜坩埚残片、陶范碎片,这些也证明二里头文化已经有了冶炼和制作青铜器的作坊。
  
  夏代的青铜器已发现的有容器爵、鼎、斝、盉、角;乐器单翼铃;兵器镞、戈、钺;工具锛、凿、锥、鱼钩,装饰品有牌饰。从种类看,已较铜石并用时代有了极大的丰富。
  
  二里头文化时期青铜器在铸造技术和工艺水平上,较铜石并用时代已有重大突破和发展,这时除小件的实体器工具和兵器仍用简单的单扇范铸成外,铜爵等青铜空体器的制作变得要复杂得多。
  
  通过对铜爵的铸痕观察,至少是用4块外范,证明当时已采用多合范的制作方法了。在工艺上最值得推崇的是铜牌饰,其表面以绿松石镶嵌成精美的兽面纹,技艺高超,立体感强。其高水平的工艺,表明它已经不是初始阶段的产品。
  
  关于二里头与相当于二里头时代的遗址和墓葬出土的铜器成份,据测定,除少数为纯铜器外,大部分为青铜器。其中的一件爵,含铜92%,含锡7%;另一件爵,含铜91.89%,含锡2.62%,含铅2.34%;
  
  一件铜锛的成份为铜91.66%,锡占7.03%,铅占1.23%,这些表明当时已能铸造出含锡量较大的青铜容器和工具了。从某种意义上说,已能冶铸铜、锡、铅三种元素的合金了。
  
  尽管发现此时期的青铜制品数量不多,但它代表了新的生产力,在生产、生活以及一钱争中表现出的优点,远远超过石、木、蚌、骨器,起了划时代意义。
  

2.png

  夏代青铜器的鉴定特点
  
  夏代二里头文化因最早发现于河南偃师二里头而得名。二里头遗址发现了相互叠压的四个文化层,发掘出墓葬群和宫殿遗址。目前二里头发现的青铜器不多,是一些小工具和兵器矢镞及戈等,但同时也发现了青铜礼器爵。
  
  二里头文化中的青铜器礼器出土于二里头文化第三期。整个二里头文化期大约为公元前1900--公元前1600年,属于夏代历史范围。


  这时期的青铜器礼器,现在仅仅限于饮酒器爵。其基本特点是流狭而较平。尾短,无柱,或有柱状的雏形,底平。体较扁,下承三足。
  
  体形分长体束腰式,长体分形,短足为三角形。有些短足可能是使用损蚀所致。也有的做成镂空状,这就是二里头文化期的特点。

1.png

  二里头文化的青铜器一般无动物纹饰,但是青铜戈的内部,已经有变形的动物纹饰了,不过少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