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您的网站试用资格已过期。

696754868296963472_03.png

中国的青铜器是怎么出现的以及西周时期高级的青铜器介绍

发表时间:2020-04-13 17:25

    青铜是金属冶铸史上最早的合金,是人类历史上一项伟大发明。它是红铜和锡、铅的合金,也是金属治铸史上最早的合金,有特殊重要性和历史意义。青铜发明后,立刻盛行起来,从此人类历史也就进入新的阶段——青铜时代。


fds (1).png

    1、棺材山里的青铜器

    1934年,瑞典考古学家贝格曼在新疆考察,有一位维族老人告诉他,在罗布泊孔雀河旁边的沙漠里面,有一座一千口棺材堆成的小山。

    这位维族老人叫奥尔德克,虽然他不会说普通话,可是他一点也不普通。就在他说这话的三十几年前,1900年,就是他带着另一位瑞典探险家斯文·赫定发现了楼兰古城。

    贝格曼对这位老前辈的话不敢不信,带着队伍跟着他,一头就扎进了沙漠。

    不料这一扎就是半个月,什么也没发现,大家都在崩溃边缘。连奥尔德克也开始说胡话,说肯定那座棺材山已经变成了大湖,它就不想让人找到它,肯定我们也找不到了。

    就在这第15天的晚上,奥尔德克迷迷糊糊地盯着一个小山包,突然说:就是它!这个中亚历史上最大的考古谜团就这么发现了。

    所谓一千口棺材堆成的小山,当然就是一座规模庞大的墓葬群。这座墓葬群旁边有条小河,贝格曼随口一说,那就叫它小河墓地吧!

    小河墓地最有名的是一具保存得非常完好的女尸,很漂亮,考古学家们都叫她“小河公主”,可能你听说过。不过对于考古学家来说,小河墓地出土的一些青铜制品更加引人注目,包括小铜片、铜耳环,还有一个怀疑是铜做的镜子。

    小河墓地在罗布泊附近。罗布泊往东北四百公里,就是哈密,哈密瓜的那个哈密。

    上世纪八十年代,考古学家在新疆哈密火车站附近也发掘了一个大型墓葬群,这个墓葬群一共有700多座墓葬,因为墓地在哈密的天山北路上,所以考古学家叫它天山北路墓地。

    天山北路墓地的青铜器出土了惊人的三千多件。按种类来说,有刀、凿、镰、锛、锥这样的工具,有矛这样的兵器,也有耳环、手镯这样的装饰品。

    2、进入青铜时代的判断标准

    接着探索之前,我们首先要理解什么是青铜时代。

    1836年,也就是大清道光十六年,丹麦国家博物馆要搞一个展览,它的保管员克里斯蒂安·汤姆森就想出了一个策展的办法,把人类的早期文明按照使用工具的材质分成三个时代,那就是石器时代、青铜时代、铁器时代。

    不过咱们得注意,不是说一个文化出现了青铜就进入了青铜时代,青铜器得在它的整个社会生活、特别是社会生产当中普遍使用,这才叫做青铜时代。青铜时代这个术语最原始的定义是这样。

    按照这个标准,小河墓地应该已经开始进入青铜时代,天山北路墓地则不折不扣的已经是青铜时代了。

    这是新疆,再往东呢?比如甘肃的马家窑文化——你还记得吧,马家窑文化最早是安特生发现的,是为了寻找中华文化西来说的证据——在马家窑文化的一个遗址里面,发现了一把青铜刀,显然是切割工具。

    齐家文化出土的带倒刺的青铜矛,跟齐家文化大致同时,同样是甘肃,四坝文化出土的铜器就更多,有些遗址甚至接近一半的墓葬里面都发现了铜器,总数达到270多件,可见铜器的使用已经相当普遍。

    根据考古学家的报告,在经过鉴定的120多件里面,青铜占到了三分之二,锡青铜、铅青铜和砷青铜都有。特别是砷青铜,它的成分跟西亚、巴尔干和北非的砷青铜很接近。

    到底中国最早进入青铜时代的地方是哪里呢?其实这个判断标准是非常模糊的,考古遗址的断代也很难做到完全精确。


  但是,不管是新疆也好,甘肃也好,中国最早进入青铜时代的地区总归是在西北,时间大概是在四千年前左右,这点是没有争议的。

    3、中国的青铜技术来自西亚?

    紧随西北之后,进入青铜时代的是中国北方。这里说的北方,指的主要是长城以北。

    比如说,在内蒙古的鄂尔多斯一带,距今三千五到四千年之间也发现了不少青铜器。从鄂尔多斯再往东,内蒙古东部的辽河上游、赤峰一带,也发现了100多件铜器,都是青铜。有些容器还相当的复杂。

    其中发现铜器最多的大甸子墓地,年代相对较晚,大概在三千七百年前。

    那么,中国核心地带,所谓中原地区的青铜器是什么时候大规模出现的呢?很巧,三千六多年前,在河南的二里头,这个我们后面讲。但是这个时间,刚好跟鄂尔多斯啊,赤峰啊那里的青铜文化接上。

    现在我们来总结一下。根据目前知道的考古证据呢,总的来说,西亚的青铜器要远远早于中亚和中国的西北地区,中国西北地区的青铜器要早于中国北方,中国北方的青铜器要略早于中原。

    其实啊,从新疆哈密,到甘肃,再到鄂尔多斯,到赤峰,等于是从新疆一直到辽宁,这条线就是农业区的边缘线,也是农业跟游牧带的过渡地带,也就是后来的长城一线。

    这条线上的青铜文化,肯定有亲缘关系。这条线,也被称作“青铜之路”。这是早期的文化交流之路。青铜、小麦、马车,可能都是通过这条线路传播的。


fds (2).png


   西周时期那些比较高级的青铜器

    近期,“海岱朝宗——山东古代文物菁华”展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展出。“海岱朝宗”展览以时代发展和齐地考古学文化的演进为主线。

    高青陈庄35号墓是一座“甲”字型大墓,墓内所出“引”簋上有铭文:“惟正月壬申,王格于龚(共)大(太)室,王若曰:‘引,余既命汝更乃祖司齐师,余唯申命汝,锡汝彤弓一、彤矢百、马四匹,敬乃御,毋败绩。’引拜稽手,对扬王休,同随追,俘吕兵,用作幽公宝簋,子子孙孙宝用。”

    铭文记述周王任命引继承其先祖的职位继续管理齐国军队,“引”应该就是这座墓的墓主人。

    这件齐侯甗体量大、规格高,其内壁铸有铭文:“齐侯作宝□□□……子子孙孙永宝用”,表明其作器者为两周之际的某位齐国君主。出土齐侯甗的墓葬位于周代莒国境内,与莒国都城相距不远,其墓主人很可能为莒国上层贵族甚至国君。

    自西周时期开始,莒、齐两国素有往来并有通姻之好,齐桓公即位前也曾避难在莒。这件器物很可能是齐侯嫁女至莒国所作的媵器,即送嫁之器。

    铜盂的主要用途是盛熟饭,兼可盛水、盛冰。1965年,在河崖头村东的淄河岸边出土了一批西周时期的青铜礼器,有铜盂一件、铜簋四件、铜镈钟一件、铜鼎一件、铜锫一件,这件大铜盂便是其中之一。


fds (3).png


    这些器物应该都是西周齐国高级贵族制作、使用的礼仪重器,为探索早期齐文化提供了宝贵的材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