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6754868296963472_03.png

战国时期青铜器的时代特点以及春秋战国时期青铜器的特色

发表时间:2019-12-25 10:34

  战国时期,青铜器制造工艺已经比较成熟了,各个地方都出现了青铜器,形成了独特的地域风格。战国青铜器制造工艺也独具特色,拥有时代特点。


dsa (4).png


  1、列国器物大量出现

  西周的有名的青铜器属周王室和王臣制作的占大多数,诸侯国的为数甚少。到了战国时期,王室、王臣的礼器几乎消失,代之而起的是列国诸侯、卿大夫甚至卿大夫家臣铸造的器物。这和当时王室衰微而诸侯、大夫及家臣势力不断壮大的形势相吻合。

  2、地域风格的形成

  大体上呈现以三晋为中心的中原、以秦国为中心的西方和以楚国为中心的南方三足鼎立的格局。此外,北方、西南方、东南方等几处少数民族区域也各有其独特风格。

  3、各地区之间逐渐交流

  例如吴越地区流行的细线云雷纹在楚地也时有发现,而原先用于北方的带钩也传播到了南方,从物质文化角度反映出东周时期走向统一的历史趋势。

  4、铸造技术的长足进步

  战国时列国在政治上的分裂导致各国的青铜工艺独具特色;冶铁技术的提高和铁工具在铜器制造业中的使用,为铜器作坊内部更细密的分工和发明新技术提供了有理条件。


dsa (8).png


  春秋战国时期青铜器的特色

  继西周青铜器后,中国古代青铜器铸作的又一个高潮期是在春秋战国时期,春秋早期青铜器形制和组合与西周晚期基本相同,纹饰也沿袭西周的特点。到春秋中晚期至战国早期、战国中晚期青铜器制作开始形成特色。

  春秋战国时期青铜工艺的最大特征是出现了新的制作工艺,尤其是春秋中晚期失蜡法的出现,使青铜艺术迈向了一个全新的境界,出现了一批新奇清秀的器形,作工精雕细镂、玲珑剔透、瑰丽典重,异常的典雅辉煌。

  同时铸镶法、嵌错法、鎏金、刻镂、锻打、铆接等多种工艺得到了空前的发展,该时期的青铜工艺品呈现出多样性,各类繁多,造型美观,图案花纹翻新,艺术风格丰富多彩。

  春秋早期的器物形制承袭了西周的体制,基本与西周晚期特征相同,流行列国之器,如鼎、簋、簠等与西周后期器相同,酒器扁方体壶较多见,造型厚重质朴。

  此时的列鼎常辅以簋、鬲、簠、壶、尊等器物成组出土,器物功能开始向生活实用器皿转变。春秋中晚期,宴乐、射箭、狩猎及水陆攻战为题材的青铜人物活动画像纹,反映社会活动的图案在青铜器上首次出现。

  战国时期的器物形制还崇尚精巧细,器物制作精致,胎壁匀薄、规矩,纹饰的纤细繁缛前所未有的。新颖器类频现,日用工艺品铜镜、带钩、铜灯、铜玺、印章等大量出现,特别是铜镜的制作极富特色,镜体薄,图案精丽,尤如织锦缎面。

  此时纹饰的构图,由各种动物纹向几何纹转变,用精细繁缛的装饰手法将传统的龙、蛇等纹饰微型化。战国晚期,出现了大量流行于人们日常生活中使用的简朴实用器物。

  此外,战国时期楚地的青铜器具有鲜明的地域风格,其主要特点是成熟的失蜡法的运用,器体出现精雕细镂的镂空装饰与繁密的花纹,在器物上攀附众多圆雕动物形象,如河南淅川下寺出土铸工精良的铜禁,湖北随州曾侯乙墓出土的盘尊方鉴缶等,一批镂空楚器精美绝伦。

  北方地区匈奴草原文化遗存,是以春秋晚期至汉代这一时期匈奴族为代表的遗存器物。主要以生动的动物形象为主题的长方形透雕动物铜饰牌,动物形首的青铜短刀、短剑、削及圆雕动物体的器物等。

  极富草原民族特色的小型器物,以虎噬驴、怪兽噬鹿、虎衔羊、虎噬马或虎、鹿、羊等小件动物铸制的腰带装饰品,形体较小,雕饰生动而粗犷。

  今从宁夏至辽宁西部均有遗物出土,而在内蒙古的鄂尔多斯地区较为多见,其特征多为银灰亮地子,表面锈蚀物较少,主要是由于当年制作时,表面经锉磨光洁后,可能经过了热处理,,使青铜合金中的锡偏析于器表形成保护膜,使器物不易氧化生锈。

  春秋战国时期在我国制作铜镜史上被称为勃兴期。铜镜的形制,多为圆镜,少有方形或镂空纹镜,圆镜一般体质轻薄,秦地铜镜体稍厚重。除东北辽宁、吉林地区出现多钮镜外,一般多为单钮,为弓形或半环形小钮,钮上有三四道棱起弦纹。

  南方以长沙制镜中心制作的楚镜最为精美,北方中原至燕晋地区制镜也较为精良。此时镜纹流行山字纹、蟠螭纹、禽兽纹、羽状纹、连弧纹等,有12种之多。


sa (12).png


  春秋战国时期,青铜器已经有了长足的发展,这个时期的青铜器,采用镂空设计,花纹精美,造型独特,做工精良,具有鲜明的时代特色和地域风格。